如果你是以下情景中的医生、法官,你会做出什么选择呢?你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公正的吗:

假如你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有五位病人来你这里接受救治,他们分别需要移植心脏、肾、胰脏、肝、胃,否则他们很快就会死去,而隔壁诊室来了个健康活泼的年轻人。

你会为了这五个人的生而杀死这个年轻人,从而找到合适的器官吗?

一位生物学家和一位环卫女工签订代孕合同,规定孩子出生后归父亲所有,女工获得一万美元,但孩子出生后作为母亲的环卫女工却反悔了。

如果你是法院法官,你觉得违反合同,判决孩子归母亲所有是否做到了公正?

当我们遇到生死抉择的时候,为什么我们常常违背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而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可是,当我们口口声声说生命至上时,为什么像福特汽车这样的企业却会给生命贴上价格标签?如果我们尊重个体的权利,但为什么大多数人又会反对同性恋婚姻?我们认为法律必须保护合同的有效性,但为什么一些双方自愿签订的合同却被法院推翻?

在这个日益物质化的年代,我们的行为选择总在人性和物质性之间摇摆不定。当我们遇到生死抉择的时候,我们常常因为尊重人的基本权利而违背利益最大化的理性原则,因此我们才会认为,19世纪遇险的英国船员为了存活下去杀死并吃掉一个病弱的奴仆,是有悖人道的。但是,当我们口口声声说个人的生命权利至上时,为什么像福特汽车这样的企业却会给生命贴上价格标签?
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思潮、我们的正义观,正陷入尴尬的两难选择当中。我们甚至怀疑法律是否公正,因为法律无法回避个人的道德判断,无法做到中立。这多少让习惯了传统道德观念和固定思维的我们感到不安,但这种不安,却能让我们理性精神保持清醒的状态。

我们的道德推理背后的假设往往是矛盾的,而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的问题,并不总是黑白分明的。 比如上面的第一个案件引发了学生们对提倡幸福最大化的功利论的辩论,功利论的口号是“绝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其实就上面的说法来说,也不能指责别人的做法是错误的.牺牲一个人就能救活其余五个人,在现今社会中怎么想都是一件好事. 但是却能引发很多的关于哲学,理性和公平公正的观点.这是我所想不到的.

看了《公正:该如何做是好?》,让我学习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深层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