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1号的上午把芳送到学校的时候,我都觉得灭弟那小子有点不对,我也模糊记得前段时间和我说的,只是刚起来头乱乱的,只顾着送人也没来得及想,到宾高之后,我们才在树下聊天...但是没提及那件事.

后来,去移动完到新天下上机的时候他才对我说.我有点惊讶,我知道他爱啊圆,但是我还以为是初中那时候不懂事,随便说说,后来我们还拿这个来洗他,没想到他能坚持到现在不放弃,一直压在那..
过后我表示十分的支持。

前晚,也就是2号的晚上,疯玩了一天后,他晚上想叫去烧烤摊(其实我们出去吃东西,除了轻轨线也就是这了),完了就直接说··

那晚那小子的举动实在是..令我汗颜..我都觉得我对女生什么经验都没有..没想到,他比我更没经验,去南宁白混了两年...玛丽中途有事离开,我和迪迪两个人在那撑台面,他在那说我就在那吃..那只烤鱼的五分之一都是我干掉的...实际上,我也不懂除了吃东西还能干嘛...(那晚迪迪心情不好,能一直说算是不错了)..

两人,一整个木头,比木头还木头,偏偏灭弟又无所表示.可怜迪迪的眼珠子快眨没了....唉..难啊..
接下去结果也该知道了..其实,回想一下也应该知道成功的几率很小,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我们这里,连起码的资本都没.追个P啊?后来我们在会上狠狠的批了灭弟..

晚上回家,12点,洗完澡就直接爬上床和啊圆聊天,这关系到兄弟的事,多少都得帮一下,就算没什么大用,了解下情况还是可以的.断断续续聊了三个半小时(在这向3GQQ伸出一根伟大的中指,真TMD的慢!).刚开始我怎么说都是不行,我本来打算说是慢慢的来,但是就是软硬不吃,后来我算是提出条件来交换了,她还是这样.估计是铁了心没想这个事了.毕竟从人家的角度来看,要接受这个,本就是个仓促的人,再说人都不了解,怎么和你在一起.而且现在还在高三,万一出现什么问题,我自己也不好说,做这个就怕影响到别人的心情....最后总算基本了解了问题的所在,总归来说,时机还是不太成熟,两边都没准备好..而且隔了那么长的时间..两人都不经常见面...诸多问题加起来,脑子都要你爆..接下去是怎么发展我也不太清楚,毕竟这是他的事..况且我泥菩萨过江还自身难保呢..

高三,对人,对物,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感情也是如此.总是我是尽力了,最大的收获是两人都没什么问题(真有也在心里,劳资不是心理咨询师) 保持在这个层面,一切都还有机会..

现在他的事也就只能这样了,那我以后也会像这样吗?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