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标题想写盗亦有盗的,想想还是不合适,还是写现在这个标题吧。
刚才辅导员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叫我去办公室一趟,我当时在论文指导老师那交表和听她讲解我那个论文提纲。接到电话后我就马上跑到办公室了,见到他,一脸的阴气,我然后就在想,该不会是那个邀请函原件没给他吧?(我的同学都要交邀请函原件给他,他盖章的时候没收我的)然后他又问我,是不是最后一个出去的。我当时想了一下,应该是和他一起出去的(第一个印象后来他说了之后,我才想起来我在打最后一个选项的时候他应该是不在的,然后我打完保存就出去了。
现在办公室出事了,具体是什么就不说了,要找我谈话,其实,说到底还是要我承认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说是自己做的就要承认。后来我说,是我自己做的,我会承认,不是我自己做的,坐牢都不承认。
等下他叫我五点去上面继续找他谈话,我走的时候我说了,我可以现在就和您说,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
就说到这里吧,看他的处理办法吧,其实我说实话,我更愿意和李青青说,至少她还客观地听我想起来的东西,他则是一脸的怀疑,被人怀疑的感觉真心不好受,可是怀疑就怀疑嘛,可是干嘛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感觉自己是个砧板上的鱼一样。只不过,呵呵,我是一只有尊严的鱼,就算你把我剁了,我也一样有尊严。
就算白的事情被翻成黑的,我也一样相信会有真相大概的一天。因为,我相信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