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多月以来都没写博文,今晚闲得无事,将最近的一些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权当以后怀念青春所用。

在五月份找到的淘宝推广是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假如不算高三去东莞打工的话),但是在月底店主女友宣布基于店铺以后的发展,所以要搬迁至广州,所以我在五月份的月底下岗了,和我一起走的还有一个在财经读书的美工。虽然这份工作不是自己辞职或者是被辞退的,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心情起伏很大,刚开始不用去上班的那2天觉得还可以,但是看着别人去上班,心情就变得很奇怪,觉得自己很焦虑,而那几天也和女友吵了一架。虽然不记得是吵什么了,但吵架始终是不好的,在这里和女友道个歉。后来在南宁和舍友一起去买了六月三号回桂林的火车票,一行四个人就在各自的忙碌和等待中呆到三号那天。

三号那天我记得我和舍友在火车上猛赶实习日志,相当辛苦,中间还被一老者“提醒”拿笔的姿势不正确,当时周围的人都笑了,我对面的那个年轻妈妈还说她五岁的儿子拿笔都比我的好看,虽然都是善意的玩笑,但是哥还是不争气的脸红了,太失败了。好在后面没出什么大的岔子,只不过直到下火车我的日志还没写完,相当无语。然后回到宿舍就是去打印论文啦,赶着写实习日志啦七七八八的东西,因为我们回到学校实在太晚了,打印好之后老师都下班了,所以我和舍友决定第二天去办公室早点,把论文档案袋交给老师。第二天很顺利,由于昨晚没交那篇论文,同学拿来看之后指出很多错误,索性我就把电子档发给我同学,让他帮我修改,第二天交论文的时候一次性通用,相当轻松。剩下的几天时间,都是在宿舍里闲逛,市中心也只出去过一次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在七号的时候我们专业的人都集合在一起自费拍摄我们的毕业照。鉴于学校拍的毕业照实在垃圾,没有新意,所以班长提议说一起出钱一起去照个有纪念意义的相片来结束这大学三年的生活。那天我们穿着租来的1930年的红军军服(其实很多人都想搞一套国军的军服的,可惜没有),一起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里留下属于我们的身影,很多人走过的时候都有一种很疑惑的表情:这帮人是干嘛的?表演队伍?拍摄的具体过程就不说了,总之会留下很多值得纪念的相片,我们还在老校区的广场那留下了“CCAV”的大型字母,连广场旁边的女生宿舍楼都有人拿手机出来拍照,哈哈。

然后就是到九号的答辩以及晚上的聚餐了。答辩的话我比较衰,因为老师勾中了我的名字,需要口头答辩,没勾选的到的人可以直接不用答辩,回答问题就好了,上去答辩的时候也是说得磕磕碰碰的,大概是由于太过紧张的缘故。幸好老师给过了,阿弥陀佛,有些人则需要二次答辩,但是就整体来说,通过率算是很高的了。晚上的聚餐大家吃得很开心,桂林的椿记烧鹅以前我哥来桂林车展的时候带我去吃过,这次去散伙饭还是去那吃,不得不说,味道不错,以后想带家人和朋友吃一餐好的,可以选择在这里吃一餐。吃完饭之后大家又去联达那边的贵宾楼唱KTV,好happy,很久没这么和同学开心过了。由于晚上在KTV呆的时间太晚了,学校又回不去,所以就只能在外面网吧通宵,早上六点多我们才从联达坐车回来学校。

老子的三年大学生活就在今晚完美落幕,没有临别时的不舍,也没有诀别的悲壮,就像大家准备放假时候的从容和快乐,也许这种结局才是最好的吧。回来学校想到有些人今生今世可能都见不到一面之后会有些悲伤,但这就是生活,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