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在早上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篇文章.甚至在车上的时候都已经想了好久.

此时,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们在广东混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准确的来说是一个月零一个星期.

最早回去的是迪迪和佳丽,因为佳丽可能在广东水土不服,身体不舒服,所以干到结完工资就直接回去了..当然.迪迪也跟着回去.回去的时候还买了个诺基亚6120CI给她``羡慕死...当我们被缭乱的招工信息折磨得要死的时候,我同学的姨妈打电话给我问我找到工作没有 ,当时她给的薪水很诱人.6.5元一个小时,每天最多做10小时,做满8个小时也按照10小时的工钱计算.然后呢...工作是打磨凳子之类的活...我们用脑袋想都知道,这个肯定是一种力气活,要很大的那种..然后呢..电话刚打完一会,明坚的家人就催促他回家`这样一来,倍哥也是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也要回去了..他们可能觉得再待下去就没什么希望了吧...

我呢?...我得留在这等着洁...

本来呢..他们不去那我就一个人去..反正做满20天就得工资了.洁呢,准备到期的时候算好日志,一起出来会比较好一点...但是,我等了她一个晚上竟然没有人来接我去工厂,而且第二天打电话问的时候说我不想去了之类的话.其中的意思很明显嘛,你早说不要人就行了,何必呢???

然后我就在我哥家苦等了6天..因为洁在19号已经进去了.她们厂的规矩是做满一个星期是提前2天辞工,所以她在星期一就去辞工了,我记得是星期三得出来吧``那天早上我很早就起来了..然后8点多去接她,一路上颠簸不停.(我从小到大都没独自一个人坐那么远的车过)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她,我是不会跑那么远的路去接人的...

直到11点半之后,我才赶到她的厂子...看到她的时候觉得全身都放松下来了...因为看到她平安无事,我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来了.此前,我一直担心她在那个厂会受到别人的欺负还是怎么样...后来我听她说,那个厂子里的男人外表很素质,其实内心是色狼..( - - !!! )

总之,无论怎样还是把洁接回了寮步,有惊无险...说实话.从寮步到长安我感觉是从宾阳跑到了南宁那么漫长...

各种心情涌上心头...最后看见她才露出一点难看到家的微笑...

只有这样,才会真正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