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刚和洁在一起聊,然后涛叔发信息给我.叫我出去,过了一会,他自己又打电话给我.

毕竟是很久不见了,虽说是12点了,但是还是去啊猪家的烧烤摊去喝了一阵子,估计也快1年多没见吧.这小子的变化蛮大的,头发很新潮,有点认不出了..其他的都没什么变化,脸嘛还是那样,身材嘛大概也没变,现在是比以前肥了一点,估计是出去喝酒喝多的...呵呵...相比之下我可要瘦多了.

昨晚三个人(加上啊猪)聊天,聊了很多,也谈了很多,在聊天之中知道了他在外面打工还可以,每个月基本上2000,就是流水线觉得累,毕竟我前段时间刚做回来, 也知道流水线的辛苦,我做了一天就觉得肩膀受不了了..很疼的说.基本上都能汇回家1000左右,这还算不错的.毕竟在厂里的话也用不到那么多的钱.

聊到三点多,他本人也没身份证,通宵不了...我出来的时候也没记得带,啊猪也没有身份证...本来,我想叫他去我家睡的,估计这小子觉得自己发型太新潮所以呢就没敢去,幸好我记得在老银行那边有个网吧上网不用身份证的,才把他带去那,后来我觉得三点多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干脆在外面通宵算了,就打了一个电话回家告诉他们说我通宵.然后就一直上网到7点多回来...中间有个小插曲,我蛮不好意思的,就是那个网吧的主机是在左边,我不知道,我也没注意看,以前我去的网吧都是主机在右边的...我第一去按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好像电脑不开啊...另外一台貌似也没主机.第二次我再去按那个主机的时候,我就发现旁边的机子竟然关掉了,我仔细一看才发现我坐的那台主机的位置,另外一台我也看了下,竟然主机在左边,很阴暗,我也没看到...所以... 后来就脸红着向那个小弟道歉了,说声不好意思,对不起之类的话... 我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脸红....

见到涛叔真的很高兴,毕竟初中的伙计打工的都去打工了.一年也见不上几次...这次他是请假回来看奶奶的,他昨天刚到,所以就叫我出来了..呵呵...

见到老伙计,真的很高兴!